• 当前位置
  • 首页
  • 家庭乱伦
  • 最新排行

    【母上攻略】1.1

    发布时间:2020-05-23 00:00:25   

       1.1
      『哒、哒、哒、哒……』
      教学楼走廊里传来一阵高跟鞋踩击地板的声音,清脆而响亮。声音越来越近,
    我的心脏跳动的也越来越快,这么有气势的脚步声,我太熟悉了。
      片刻后,一名身穿黑色职场西装套裙的大美女走进了办公室,她有着一张精
    致而白皙的瓜子脸,乌黑的长发盘在脑后,细长的丹凤眼,内勾外翘,柳叶弯眉,
    娇俏的鼻梁,豆沙色的红唇,明眸含光,深邃而锐利,有着成熟女人独有的性感
    魅力。
      她手里拿着普拉达的包包,上身穿着修身西服,领口深V,露出里面白色衬
    衣,腰肢纤细,胸前浑圆饱满;下身黑色直筒裙,肉色丝袜,黑色细跟尖头高跟
    鞋,臀部挺翘,双腿匀称修长,充满了职场女性的知性与干练。
      她叫郑怡云,是……我的母上……大人。
      妈妈面带寒霜,进门之后直接朝我走了过来,二话没说,甩起手中的包包,
    劈头盖脸的朝我砸了过我。我连忙低头闪避,举手格挡,班主任赶紧挡在了我们
    母子中间,劝阻道:「凌小东妈妈,凌小东妈妈,别生气,别生气……」
      妈妈越过班主任的肩膀,使劲用包包打着我的头,疼倒是不疼,但是吓人呀。
      看来老妈是真的生气了。
      ……
      一个小时后,坐在车里,妈妈双手握着方向盘,纤细的手指一下一下的敲击
    着,她没有说话,但这个压抑的气氛,搞得我更紧张了。
      强忍了半天,我终于憋不住了,没话找话:「唉,您这个车……刚洗过吧,
    挺香的,跟您身上的味儿一样好闻。」
      妈妈没有说话,斜乜着我,面无表情。我尴尬一笑,低头说:「妈,我错了,
    我真错了。」
      妈妈连忙否认:「不不不,你没错,我错了,当妈的错了,错在我当初就不
    该把你生下来,我就该咬咬牙,把你给打了。」
      我嬉皮笑脸的说:「那你也可能打掉的是我哥或者我姐,我就变成了我妹了。」
      妈妈眉头一蹙:「什么乱七八糟的。我问你,你跟陆依依那小丫头,你们俩
    躲储物室里干什么呢?」
      我耷拉着脑袋,小声嘀咕道:「没,没干啥,我们玩捉迷藏呢,我跟她恰巧
    藏一块儿了。」
      「凌小东,你这瞎话可是张口就来呀。你们都上高三了,还玩捉迷藏?我怎
    么就这么不信呢?」
      「那您爱信不信。」我嘟囔了句。
      「什么?」
      「不是,现在不都流行复古嘛,唉,前段时间你还不跟我蓉姨去跳迪斯科了
    嘛。」
      「复个屁的古。」
      「啧啧啧,您怎么说也是一部门经理,怎么说话这么没素质呢。」
      「我还素质,我没大耳刮子抽你,我就够有涵养了。」妈妈长叹了一口,手
    扶额头,疲惫的说道:「你说我生你这么一个玩意儿干什么,愁死我了。」
      我身子一歪,将头靠在了她的胳膊上,嬉皮笑脸的唱道:「世上只有妈妈好,
    有妈的孩子像个宝,投进妈妈的怀抱,从此变沙雕。」
      妈妈在我头上狠狠地拍了一下,把我推了起来,表情严肃的看着我,我也看
    着她,结果绷了半天,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但马上又收了起来,厉声斥责道:
    「一天到晚的没个正行,什么德行。」
      「我怎么没正行了,我正经着呢。你看现在男女比例严重失衡,多少大龄男
    青年都找不到结婚对象,咱们隔壁楼那刘叔,都快四十了,还单着呢。我现在就
    开始搞对象,说不定高中毕业了就结婚了,大学没毕业你都抱上孙子了。你看,
    四十多岁你就能当上奶奶,享受天伦之乐了。你问问你身边那些小姐妹,羡慕不
    羡慕。」
      「哎呦我的天呢。」妈妈捂着脸,轻轻摇头:「你越说越恐怖了,你再说我
    都该领退休金,跟小区里老头老太太,一块儿跳广场舞了。」
      「唉,这个我觉着可以有啊。到时候你拽着我爸,就扛一录音机,往那儿一
    放。音量开到最大,广场舞王,老年迪克斯。来,左边跟我一起画个龙,在你右
    边,画一道彩虹。来,左边跟我一起画彩虹,在你右边,再画个龙。」我一边唱,
    一边舞动手臂。
      妈妈斜眼瞧了我半天,嘀咕了一句:「真该把你打了。」
      汽车发动,拐了两条街,我发现路线不对,问道:「这不是回家的路啊,上
    哪儿去啊?」
      「今天北北学校放假,接她回家。」
      「还用接?这么大了,还不能自己回家啊。」
      妈妈扭头瞪了我一眼:「你都多大了,还往学校里叫家长呢,你还有脸说别
    人。」
      「我是家里的长子,将来是要继承家业的,需要倾注你们两口子的全部心血。
    她,二孩儿,散养就行了。」
      妈妈急了:「你要再给我叽叽歪歪说过没完,我就踢你下车,自己滚回家去!」
      我赶紧闭嘴,将头扭到一旁。沉默了半天,我忍不住心中的好奇,回过头来
    小心翼翼的问道:「妈,您今天怎么话不多呀,您怎么不像平常那样骂我呀。」
      「怎么,不骂你,你浑身不自在是不?」
      「也不是,就……就有点好奇。你看我平常稍犯一点错,你就凌小东,你又
    皮痒了是不?凌小东,你欠揍是不?凌小东,把屁股转过来!」
      妈妈柳眉一竖:「凌小东,你欠揍是不?我跟你说,我正烦着呢。公司公司
    里一堆事儿,你还给我找麻烦,你是嫌我过得太滋润了是不。」
      「那您有啥烦心事,您跟我说呀,说不定我还能开导开导您,给您排排忧解
    解难呢。」
      「你闭上嘴,不说话,就是给我最大的帮助。」
      「你看你看,一说您就急。不知道的还以为您提前进入更年期了呢。」
      老妈急的猛按了两下喇叭,估计前面的车以为遇到路怒症了呢,吓得赶紧往
    旁边挪。
      妈妈不允许我说话了,过了一会儿,她倒忍不住问道:「你说实话,你跟陆
    依依,到底有没有那个?」
      「哪个?」
      「少跟我装蒜,你床底下藏得那些杂志,你以为我不知道?」
      「没有,我还是个孩子呢。您别拿你们成年人充满欲望的目光来看到我们这
    些纯真的少男少女。」
      「那你刚才说什么,说不定我就快当奶奶了?」
      「那不是跟您开玩笑呢,您这么年轻又性感的大美妞,怎么会当奶奶呢。」
      「少跟我耍贫嘴。我警告你呀,你要是敢给我弄出一孩子来,我就敢把你物
    理消灭了。」
      「哎呦,哪儿能啊,我们又不是小孩子啦,安全措施做得非常好。除非买了
    假冒伪劣产品,要不然绝对不会出意外的。」
      妈妈闻言一怔,扭头瞪着我。我这才意识到说溜了嘴了,拍了几下嘴巴,急
    道:「老妈您,您这就不对了啊,您套我话儿。」
      「我套你什么话了,你自己得不得得不得说个没完。」
      「行,我不说话了,我当哑巴,行了吧。」
      我想就此结束这个话题,可惜老妈不上当,像是抓住了我的痛脚,追问道:
    「你刚才什么意思,你是不是跟陆依依那什么了?」
      我捂着嘴,扭到了一旁,不说话。
      老妈伸手抓住我的肩膀,使劲摇晃:「说话说话,被给我装哑巴。」
      我指着前面:「看路看路,你开车呢。不遵守交通规则,等会儿警察叔叔给
    你开罚单了。」
      「你给我把话说清楚,到底什么意思?你是不是跟陆依依那什么了?」
      「是是是是是,行了吧。」我急了,坐直了说:「您还想听什么?听我跟您
    讲讲详细过程啊?」
      妈妈一下子被我问住了,愣了好半天,抬手对着我脑袋就是一巴掌,恼怒道:
    「你还有理了是不?你为你们凌家争光了是不?你,高三,马上要高考了。你不
    把心思放到学习上面去,一天到晚的老往这方面琢磨,你学习能好的了不?」
      「我学习好着呢,我一直是班级前十名。」
      「那……那你要是再努把力,你就是年级前十名了。」
      「那我以前问您,反对我谈恋爱不,您说不反对的。」
      「我……我是不反对,但我也没让你这么早就……就就那什么啊。」
      「那您又不早说,现在生米煮成熟饭了,您说怎么办吧?」
      「啊,合着都怪我了是不是?」
      「那您倒也不必自责。」我嘿嘿傻笑。
      「你个混蛋!」老妈气的开始骂人了。
      「那您就是混蛋他妈。」在吵架这方面,我从来没怕过谁,包括老妈。只可
    惜……
      妈妈抬手对着我的后脑勺就是一巴掌。
      我揉着痛处,不服气地说:「每次说不过您就动手打人。这就是赤裸裸的霸
    权主义,帝国主义。」
      「我是你妈,我就霸权主义了,我就帝国主义了,怎么着。什么时候我喊你
    爸了,你也能对我霸权主义。」她瞥了我一眼,见我翻了个白眼,说道:「不服
    气儿是不,这个月的零花钱没了。」
      「服气服气服气。」我赶紧点头陪笑脸,然后转移话题:「呦~ !我刚发现,
    您是不是……是不是……早上起来洗脸了。我猜的对不对?您就说对不对吧?」
      「废话,谁早上起来不洗脸。」
      「您这洗的,跟平时不一样,您今天洗的,肯定特别的认真。还还有您这妆,
    很别致,很优雅,低调中透着奢华。您精心打扮过,是不是要见什么人?有约会?」
      「我见客户。」
      「您别不好意思,作为孩子,我是很开明的,不反对家长搞婚外恋的。」
      「呸~ !我恋你妈个头。你……」妈妈愣了一下:「不对,你少给我转移话
    题,你的事儿还没说明白呢。」
      我见快到妹妹学校了,笑着说:「快到了快到了,这种事儿少儿不宜,等下
    北北就上车了,让小孩子听到了,影响不好。」
      「你还知道影响不好,我就没见过像你脸皮这么厚的人。」妈妈将车停到路
    边,靠在车窗上,手扶着额头,长长的叹了口气。
      我笑着说:「脸皮厚能长寿,脸皮薄不能活。」
      妈妈哭笑不得:「你这嘴贫的,参加德云社去吧。嘴皮子不停,你干脆去台
    上说去吧。」
      我嘿嘿笑道:「您别说,我要是去练上两个来月,往台上一站……」拍了拍
    胸脯,一挑大拇指,自信满满的说:「老艺术家。」
      老妈嗤笑:「在厚脸皮这方面,你是够老艺术家的。」
      她斜靠在车窗上,我用眼角余光悄悄地打量了一眼,说真的,妈妈真的是我
    在现实中见到的最美的女性,虽然她已经年近四十,但身材保持的很好,曲线柔
    美、体态丰腴,无论穿什么衣服,胸部都能撑的圆滚滚的,尤其是在家里穿着家
    居服时,更是明显。
      妈妈的腰部是典型的蜂腰,因为经常锻炼的缘故,不想其他中年女性一样,
    身材走样发福,几乎可以用不堪一握来形容。她的臀部浑圆饱满,挺翘性感,充
    满了肉感,包裹在筒裙下面,就像一个肥腻多汁的大肉桃,却不会给人臃肿的感
    觉。
      因为工作的缘故,妈妈总是西服套装,丝袜高跟,真的真的很性感。虽然我
    还在上高中,却是一个资深的恋丝狂魔,我经常偷妈妈的丝袜给女友穿,然后按
    在床上哐哐一顿猛肏. 可奇怪的是,无论她怎么穿,穿什么颜色类型的丝袜,就
    是没有穿在妈妈身上的那种感觉。
      虽然经常偷看妈妈,但我没有恋母癖,只是一个健康男人的冲动,以及对美
    好事物的渴望与追求而已。我是偷偷拿过妈妈的丝袜套在鸡巴上打过手枪,可也
    仅此而已,并没有想要对妈妈怎么样。
      唉……如果她不是我妈,那就太妙了。我不会介意她的年龄的。
     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时,妹妹从学校里出来了,跟同学挥手道别后,打开车门,
    将行李箱塞了进来,然后弯腰坐了进来。
      我通过后视镜瞧了她一眼,她完美继承了妈妈的优点,一张白净秀丽的瓜子
    脸,梳着俏皮的马尾辫,五官精致,皮肤细腻,完全找不到青春痘的印记。她的
    身材纤细高挑,比同龄女生要高出半头,胸部已经开始发育了,小屁股也是圆滚
    滚的。
      她叫凌小北,今年十五岁,私立学校念高一,学习成绩,也还不错。因为我
    们的年龄只相差了两岁,所以没有电影小说里的相亲相爱,我们的生活里充满了
    嘲讽、争吵,以及阴谋诡计。
      我望着后视镜,笑着说道:「呦,鬼脚七放学啦。」
      妈妈斥责道:「不许喊外号,难听死了。」
      妹妹倒不在意,把背上的书包卸下来,往旁边座位上一放,笑嘻嘻的说:
    「神经病,听说你又惹祸了,被叫家长啦。」
      妈妈急了,来回瞪我们:「我说话不管用了是不是?再喊外号,晚上都不许
    吃饭。」
      妹妹小声说:「无所谓,反正我减肥。」
      「你再减肥就飞啦。」我揶揄道。
      「能飞走更好,省着天天看你的脸。讨~ 厌~ !」
      『滴……』
      妈妈使劲按了一下车笛,厉声呵道:「都给我闭嘴,你们俩属鸡的啊!一见
    面就斗。」
      妹妹将头探了过来,小声说:「妈,我真属鸡的。」
      我赶紧接茬:「我作证,她确实属鸡。」
      妈妈深吸一口气,猛地靠在车座上,左手手背挡住眼睛,半天也不说话,右
    手握成拳头,微微的颤抖着。我扭头斥责妹妹:「看看看,都怨你,把咱妈气成
    这样。谁让你属鸡的?」
      妹妹朝我噘噘嘴:「属鸡惹着你啦?明明是你把咱妈气成这样的,你就是咱
    们家一祸害,不仅长得难看,还讨人嫌。」
      我马上反驳:「我哪儿长得难看了,啊?我继承了爸妈的优良基因,你敢说
    我长得难看?你是瞧不起谁呀?」
      妹妹看着我:「凌小东,我一直好奇,咱俩长得一点也不一样,你到底是不
    是我亲哥呀?别是在医院里抱错了吧。」扭头拽了拽妈妈的衣服:「妈,当初您
    是不是在医院里抱错了?是不是啊?是不是啊?」
      「没有没有没有!」老妈不耐烦的说:「你哥跟你爸长得一模一样,他不是
    我跟你爸亲生的,是谁生的?是你生的啊?」
      我接茬训斥道:「你看你看,你把咱妈气的。哎呦,你这个不孝顺的闺女。」
      妈妈哭笑不得叹息道:「我说姑爷姑奶奶们,你们能不能安静点。我这一天
    天的,上班就够烦的了,我还得伺候你们两个。你说我生你们两个干什么吧?」
      妹妹贴在妈妈脸颊上,亲了一口,笑着说:「妈您别生气,爱你呦。」
      我赶紧也贴上去,在妈妈脸上亲了一口,嬉皮笑脸的说:「妈,我也爱你呦。」
      妹妹哼的一声:「就知道学人家,没一点创意。」
      妈妈将我的脸推到一边,说:「行行行,爱你们爱你们,我也爱你们。你们
    要是能安静一会儿,我就更爱你们了。」
      因为妹妹小半月没回家了,所以妈妈带着我们去吃了一顿大餐,回家才想起
    来,老爸一个人在家,忘了给人做饭了。不过他最近迷上网上打麻将,自己都忘
    了吃饭的事儿了,连个电话也没打。
      妈妈把我的手机没收了,把笔记本也给没收了,就连我收藏的漫画也全都塞
    到箱子里面去了,说是让我专心学习,高考之后再还给我。我装哭,下跪,抱着
    妈妈的丝袜美腿,可惜屁用没有,妈妈铁石心肠,不为所动。
      漫漫长夜,我只能靠学习打发时间了。
      因为是周末的缘故,第二天我睡个懒觉,起来之后发现只有妹妹和老爸在吃
    饭。
      我问道:「老妈呢?」
      爸爸拿着手机,一边吃一边看短消息,好像没听见。妹妹瞅也没瞅我一眼,
    说了句:「早上接了个电话,急匆匆的走了。」
      「走了啊,我还说让她捎我一段儿呢。」一边说一边坐了下来,抓起油条往
    嘴里塞。
      妹妹皱着眉,一脸厌恶的看着我:「你能不能讲究点,刷了牙再吃饭。」
      我撩起睡衣,挠了挠腰部的痒处,嚼了几下,说:「吃完了再刷,不是更好?」
      「把细菌全吃进肚子里了,脏死了。」妹妹端着碗坐到了一边,离我远远的。
      这时,老爸的手机响了,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,又抬头看了看我们俩,起身
    回卧室去了。妹妹盯着卧室房门瞧了片刻,小声对我说:「你有没有觉着,老爸
    最近神秘兮兮的。」
      「老爸一向神秘兮兮的,我小时候老以为他跟007一样,是个特工呢。」
    我满不在乎的说。
      「我没跟你开玩笑,我是说真的。」妹妹瞪着我。
      我抬头望着她:「那你是什么意思?」
      「我不知道,我问你呢。」
      「我哪儿知道。神经兮兮的。」我忽然想起了什么,笑着对她说:「好妹妹,
    借你手机用一下。」
      「不借。」妹妹果断回绝。
      「借一下,我就打一个电话,求你啦,好北北。」我放下尊严,双手合十,
    哀求道。
      「你借老爸的手机。」
      「老爸进屋半天也不出来。我现在就用,你借我一下,就打一个电话,马上
    还你。」一边说一边伸手去拿,可惜慢了一步,被妹妹抢先藏在了身后。
      我追了上去,妹妹连忙起身倒退两步,坐到了沙发上,双手拿着手机,藏在
    背后。我过去去抢,她抬脚踹我,结果身子一歪,躺在了沙发上,我顺势压了上
    去,两手朝她屁股下面摸去,抢夺手机。妹妹挣扎的更急了。
      我们就这么肉贴肉的缠在了一起,因为刚刚起床的缘故,我们都穿着单薄的
    睡衣,隔着布料,我依稀能感觉到青春肉体的温度,鼻子里满满的都是混合着少
    女体香的起床味道。
      就在我俩打闹的时候,老爸出来了,一怔,问道:「你俩干什么呢?」
      妹妹伸长了脖子,大声喊:「老爸救命,他耍流氓~ !」
      我抬头说:「我借她手机,她不借。」
      老爸皱了皱眉,厉声训斥:「多大了,知不知道男女有别!一点也不像个样
    子。」
      我悻悻然的爬了起来,同时牵住妹妹的小手,顺手将她拽了起来。妹妹整理
    了一下衣服,朝我努嘴:「一点也不像个当哥哥的样子。」说着,将手机递了过
    去,我接过来,转身朝卧室走去。
      我给陆依依去了一个电话,约她来家里学习。实际上嘛,当然是想要继续昨
    天没有做完的事情。
      被人打断,憋了一天,真的很难受。
 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