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当前位置
  • 首页
  • 另类小说
  • 最新排行

    吸能伪娘传07上

    发布时间:2020-05-15 00:01:51   

    第七章真相与坦白上
    林立战战兢兢的听着门外传来的破坏声,心里想着「来的真的不是拆迁办的人吗?!」
    门外传来的木头碎裂的声音已经持续了好一会了,可以想象流氓的那些木头挡板做的迷宫遭到了什么样的暴力通关。
    林立知道躲避也没有用,还会加重自己的嫌疑,他已经把张默等人拍的视频留下了当证据,反正梅英头上套了长裙……应该不会被发现的。
    听着越来越近的声音,林立眼中却看着地上的两个人,其中一个严格的说已经不能算人了。
    学霸身上的粘液已经干了,露出他苍白的脸孔,密布皱纹,头发已经雪白,皮肤干裂,仿佛是个八十岁老人,十几分钟前风华正茂的年轻人转眼成了这样,真是不可思议。但如此不可思议的事情就发生在他从梅英体内出来后……
    而曾经是张默的那个东西,分成两截倒在房间两边。
    他虽然断成两截,但身上没有一丝血迹,因为已经整个人已经完完全全的枯萎了,像花枯萎到极点一般,全身枯黄,皮肤贴着骨头,曾经强健的肌肉群已经消失,从而整个人看上去瘦了一半,从断面可以看到,全身的血液不见了,内脏萎缩到了极点,如一团用过的卫生纸,甚至骨头都像饼干一样,在掉着渣子。
    林立不敢想象是什么力量才能把一个人变成这样,他静静的看着张默,心中有一丝哀痛,虽然他并不是一个好人,但对林立还是蛮好的,只是他对待梅英的残忍让林立痛恨,对他再无任何同情。
    看着张默,林立忽然脑海闪现出个一个东西,一个黑色的物体。
    他现在的这种状态,不是很像一个东西吗?像什么呢?像小鲍勃!曾经黝黑壮实,之后却干枯如柴,不是跟张默的情况一模一样吗?
    林立细思恐极,张默和学霸是在梅英肠子里出来之后变成这样的,说其中没有关系打死林立都不信,但是刚才后有追兵,没有人关心他怎么死的,现在想来林立就算注意到这不正常,估计也不敢问……
    张默和学霸为什么变成这样,到底是不是梅英干的,到底是怎么回事?现在林立没有细思的时间了,因为破坏声已经到了非常近的地方。
    「啊!终于找到了,真他娘的累死我了!呔!!」伴随着回声,粗大的嗓门只听一声大喊,外面的人勐踹一脚,就把上了锁的铁门给瞬间踹开,大门重重倒下,外面烟尘滚滚,林立一时之间还看不清楚进来是什么人,怎么能有这么大的蛮力把上锁的铁门踹开,也把他准备好的用来解释的时间都给踹没了!
    「我太阳了……这真是学生会的人吗?不是特种兵吗这!」
    虽然林立没有见过学校里很神秘的学生会长,但是这种人怎么看都不像学生。
    他看清了,踹开门大步流星走进来的一个壮汉。壮汉穿着黑色军靴的大脚激起烟尘,粗壮的双腿穿着迷彩色军裤,小腿上别着一把匕首,粗壮的大腿和壮硕的臀部把裤子崩的很紧,显露出健美的肌肉线条。上身穿着运动背心和敞胸的迷彩色帆布短袖衬衫,绷住宽阔的肩膀,露出健美的腹肌,区块分明有八块之多,皮肤可能是长期日晒,呈现褐色。胸部结实健壮,如海碗倒扣,而粗大的手臂有林立大腿那么粗,拳头比林立脚还大,上面肌肉结扎,一看就知道是经常锻炼的人。但看到脸上却有展露出了不一样的风采,如飞刀般的柳叶眉,停在带有煞气的丹凤眼之上,鼻梁高挺,红润的厚唇显得火辣,脸虽然不小但是五官匀称,称的上十分艳丽。
    而脸上带着一道刀疤,从眼睛下面直达耳朵,为他美丽的五官增添了狂野的气息,不知道是不是染色的,看起来很自然的赤红色长发自然披散十分飘逸,让整个人显得非常强大阳霸气十足的同时又极具美艳气质的魅惑。
    好吧,壮汉原来是个壮硕的女人,还是个像特种兵一样的女人。
    难怪林立会认错,但认错其实也不怪林立,因为这种身材的女人真的太少了,在健身房都没几个。
    而且不同于健身房锻炼的普通人,进来的女人身上的氛围沉重凶勐,肌肉发达但是看上去异常协调流畅,一切都像是有故事的肌肉,在斗争中练出来的,是最合适战斗的身材。进来的壮硕女人仿佛没有看到林立,尖锐的眼神环视整个房间,气魄十足。
    霎时林立感觉房间的空气都下降了几度,有种压力从天而降的感觉,背上狂冒冷汗,感觉自己就像被老鹰盯上的老鼠,虽然没有被一直盯着,可还是心虚不已。
    林立想到了一个词:鹰视狼顾。
    在女人环视的时间,林立如坐针毡,想马上跪下承认过错。
    他虽然有证据但却很不全面,只能证明那几人是一伙的,这里是个淫窝,但是关于张默的死他并没有任何有利的证据,加上他与张默的朋友关系又正好在事发现场,他又不想把刚刚获得新生的梅英扯进来,估计那几人也不会承认,所以这样的话如果纠察起来……嗯!林立真的百口莫辩!
    他想着很多理由,但是能证明自己与张默的死无关的决定性证据一个也没有。
    林立知道自己还没有平安,如果这个女汉子不放过他,把他抓到警察局去,那么自己就凶多吉少了。林立鼓起勇气,准备先掌握主动,把一切解释清楚,能不能行就看女人能不能信了,这是赌,看学生会的态度,如果把唯一的证据交给女人自己就什么都没有了。
    林立正准备说话,只见女汉子停下了环视,然后转头把凶厉的目光直盯着他,突然怒吼到「人证物证具在,你还有什么话说!」
    林立被这一吼,直接把所有话都吓忘了,脑中只剩一个念头「这女人有毛病吧,我还什么都没说呢!」
    林立被吓的呆立当场,无法思维。女汉子看着林立良久,只见他脸色一片苍白,冒着冷汗,忽然像男孩子恶作剧成功一般,微微翘起嘴角,一脸的坏笑。
    「早就想试试这句话了,没想到这么过瘾,怎么样,还像那么回事吧?」女汉子奸笑着询问林立,见林立没有反应,拿大手在他眼前挥来挥去「真不经吓,这样就大脑当机了,是不是男人有没有小鸡鸡啊!」
    林立先虽然真的是被吓楞的,但后来却是被气呆的。在凶案现场这么严肃认真的地方,怎么就冒出这么个奇葩!
    女汉子的行动彻彻底底的出乎了正常人和林立的思维,打了林立一个措手不及,仿佛是一个人在你毫无防备的时候打你一耳光,然后告诉你应该躲开的感觉一样,林立没有抓狂真的很温和了……这是他第一次想打女人,但是这是个手比林立大腿粗的女人,如果动手的话……林立用屁股想都能知道结果肯定不会好。
    林立只好死死的压住了这个想法,劝自己大局为重,马上还要有求于人。咬住牙齿捏紧拳头克制脾气,林立艰难的抬起头。
    只看着一张欠揍脸上挂着奸笑,眼中露出鄙视的神情,俯视着自己,顿时心中像干柴遇烈火,全身烧着与爱情和绝望不一样的火焰,这火叫做不能忍,林立准备暴起,却被一只大手按住了脑袋。
    「都别说了,我都知道,你叫林立是吧,你可以走了?」
    「!!!这是又一个玩笑吗?你们是什么人?不是来找这几个的吗?」林立听说让他走了,万分不信,这里可是死了人,还有几个人倒在地上,虽然只是学校的执行人员也不可能放任不管,不然怎么向死去之人的家属交代,林立还没有那么天真,说走就走,只是猜不出他们的用意。
    「别乱想了,谁在什么时候说过我是来找他们的?我今天来是找你的,林立,对,就是你,你是林立吧?」
    林立不可思议的指着自己,点了点头,对方居然知道自己的名字,而自己可不是什么学校名人啊,那么女人说的这件事还真的有可能性。
    林立微微放松,但是戒心依然很强,没有什么比未知更可怕,一个未知的人要找林立,怎么不让他感到紧张呢?
    「你来找我做什么,比起后面几位,我好像没有那么重要到值得你们寻找吧……」
    「哼~重要不重要不是你说的算,我们会长叫我来保护你,你就是重要的,至于后面那几只畜牲连带他们背后的势力,我们会长觉得不重要,就什么都不是!」
    女汉子对林立的认识非常不屑。
    听上去实在太过不可思议,林立虽然理智上不会相信,但是感觉说的应该是真的,因为没有必要因为林立就付出得罪几个大人物的代价,除了背后有根本不用鸟他们的那种人物存在,除此之外林立想不出别的理由,林立不会高估自己。
    虽然不知道什么人有这么大的势力,又找自己做什么,但是看着女人得意自豪的样子,林立还是相信了,松了一口气。
    「那么,您的会长为什么要保护我呢?我应该不认识吧?」
    「你就别管那么多了,会长只是叫我们给你带句话,然后你就可以走了,之后我们来处理就行」
    「那么你们准备怎么处理」现在林立最关心的就是这个,如果处理不好,林立还是有危险。
    「这你就甭操心,山人自有妙计!……别那么看着我!我做事还是靠谱的,就这么给你说吧,我们又不是警察,等警察来把证据拿给他们就是了,当然是已经准备好的证据,给他们背后的势力做一个大礼,你就没事了」
    「……」里面技术含量太高不是林立这种嫩鸡听的明白的,差不多知道自己没事就行了,不然他们不是白费功夫嘛。
    林立放心了「这么说我这就可以走了」
    「你忘了最重要的事情,我们会长叫我给你传话」女汉子突然异常严肃,仿佛在传达什么重要的指令,这个会长还真是有威信啊,林立心想,天下真没有白吃的午餐,看这架势重头戏来了,不知道自己有什么价值让这样的大人物如此行为。
    「内容如下,听好了」说着清了下嗓子,声音变细变尖,看上去不是一般不协调「废物说再多的道理,都会被人当做放屁,废物都不如的你连个屁都不如,哈哈哈,你真该看看你那母猪样,怎么样,哈哈哈,你打不着我!」……嗯,别伤心,其实会长这人刀子嘴豆腐心,话说后面几句是我加的,说的还行吧?「
    林立被一个陌生人莫名其妙,简直无语了,说的什么鸡巴啊,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自己确实软弱,这就算了,可是母猪是怎么回事,自己什么时候母猪了!
    「……这什么豆腐心,有哪里豆腐了!完完全全是没有意义的辱骂,心简直比手术刀还锋利!还有,我什么时候母猪了?你加的什么乱七八糟的?」
    「不准侮辱会长!会长的辱骂是很有技巧的,怎么,你兴奋没有?话说母猪是会长的原话,不是我加的你别跟我说啊,欺负我是吧!」
    林立快要吐血三升了,感觉今天出门她妈的没看黄历,真是她妈的禁地下室吹牛逼看戏,宜回家洗洗睡了,居然遇上这种奇葩主从,虽然救了自己是很感谢,但是真的是不想奉陪了,于是强忍心痛,对着还在装着一脸委屈的女汉子真想她妈的一拳,也只是想想。
    「那么说完了吧,说完我走了,再见了不如不见了撒有拉拉了,我就这么走可以出去吧,不用证明什么的?」
    结果林立的突然转变没有得到回应,女汉子像看着傻逼一样的看着林立,弄的林立越发窝火,明明是学你们的节奏……
    女汉子手一挥,指向门口「遇到守门人你说你叫林立就行,那就有缘再见之一定会见之慢走不送了」
    「嗯,好,谢谢了~」林立真是不想呆了,敷衍的回复,然后径直走向大门。
    当穿过女汉子身边的时候,女汉子突然一拍手掌,好像想起了什么「哦,再等下,我记起来了,会长还说,如果你还有哪怕一点点带把,有一点点」想掌控自己的命运的话,就去找鲍勃吧,他能给你力量「,就和朱丽叶一样。句号,完了。」
    「!!!」这真是这么多废话以来,首句有实际意义的话,会长居然是鲍勃的关系者,那么来救他这件事就找到缘由了,至于他们是什么关系林立不知道也不想知道,大人物与健身教练能有什么关系…………,,反正这次真是欠了鲍勃一个大人情了,真不知道怎么还。
    虽然差点错过真相……但不管女汉子是临时想起还是故意忘记,都让林立在最后得知了真相,不会活的惶惶不安,林立都是感谢的,至于抱怨什么的……,呵呵……
    朱丽叶是谁啊!真是不想知道……
    学生会长真是个神秘的人,连鲍勃都认识,但是为什么要说找鲍勃能变强呢?他不知道自己已经是鲍勃的学员了吗?林立带着疑问,离开了地下室,离开了农业园区。
    他现在不能回学校了,虽然女汉子说她会摆平这一切,但林立不能把自己的命交在别人手上,等那几个混蛋醒过来一定会把事情推给自己,甚至会采取过激手段。
    林立没有自保的能力,只能先躲起来,如果事情得不到解决,自己只能用录像去拼一把,这真是林立不想看到的结局。
    先回了一趟家,将家中所有能打包走的值钱东西通通的打包到了一个背包里,将门反锁,然后给妹妹打了一个电话。
    嘟嘟嘟,嘟了半天,电话才接通
    「喂,你在哪啊?」
    「哥~我……我唔~在~在健身房……锻炼……呢……」「你的声音怎么这么奇怪?」
    「……没,没有啦……锻炼……都是……这么的……气喘……啊,你……有什么……事……呀!」
    妹妹一声惊唿,手机掉在了地上,林立这头听到手机摔的出了电子噪音,接着就是妹妹的忍痛声。
    「喂喂!你怎么了?!」林立当时就吓傻了,不会那么快就来了吧,再说不来找自己去找自己妹妹,是想威胁自己吗?这群畜牲!当时就该弄死他们!
    林立压下内心的急躁,把手机使劲贴紧了耳朵,想听听有什么下文。
    妹妹的的急促喘息声通过电话传入了林立的耳朵里,但是却没有挣扎或打斗的动静,只有不断的喘息和忍耐着什么的闷哼,突然又像是被放入水中,叽咕叽咕的水声,又捞了起来,在空中唿啸,伴随着什么人的笑声。
    难道妹妹没事?还是一下就被制服了?林立心中焦急,但是毫无办法。
    只听妹妹把声音压住,很小声的说着什么。
    「你们别把手机……我哥要……很重要的事……下次,补偿……」
    「……叫我们来的……会里兄弟……下次更多……」
    「……下次我去……」
    林立深怕错过什么,但只听见妹妹和一个男人的对话声,模模煳煳的也听不清楚,只听见补偿什么的,急得跳脚。
    但又转念一想,妹妹在健身,怎么会被抓呢?有鲍勃在谁能抓她啊……除非鲍勃不在。
    就在林立准备打个电话给鲍勃问清情况的时候,妹妹将电话拾起了。
    「喂,哥哥,还在吗?」
    听见妹妹没有事,林立松了一大气。
    他已经再不能承受突发事件了,就算以他的乐观精神,也已经不能承受今天一波波巨大的颠覆了。「……真是吓死我了啊你,电话莫名其妙就摔了……你在健身房别动啊!我来找你,对了,刚刚说话的是鲍勃吗?」
    「……是啊,他帮我拿了手机,就出去了,你要过来吗?」
    「我有很重要的事要问他,你帮我叫住他一下,我马上过来,你也等着我!」
    「……嗯,我等你来……我也有东西要告诉你!」「嗯?好」
    挂了电话,林立想着:真是正好,妹妹在健身房,那一次就可以处理两件事了,提醒了妹妹之后妹妹就可以躲在健身房里,……然后还有许多需要解答的事,从鲍勃那里,需要得到答案!
    林立背上了除了房子本身的全部家当,打的去了健身房。
    但刚到门口,林立下车就看到一群吊儿郎当的流氓地痞从健身会所走了出来,表情还十分的不满,像是在生什么气。
    本能的林立想先躲开,因为他对流氓实在是深恶痛绝,心中隐藏着恐惧的阴影。虽然明白自己无能为力,知道流氓也可以健身,但是总觉得很不爽,也很害怕,像是自己的唯一避风港不安全了,有些不安。
    林立摇摇头,把自己胆怯的感觉和无意义的想法甩出脑袋,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,他赶到了鲍勃的专属健身馆,只见鲍勃在门口,仿佛知道他要来,好像在等着他。
    林立见着鲍勃,感觉自己有很多问题想问他,药水的事,会长的事,甚至关于梅英和张默的死因他到底知道多少。他还想请求,请求鲍勃收留他一段时间。
    但是太多问题让他不知道从何开口,其间因果相互纠缠,林立本来事先没有时间理清就来了,不知道先问什么,所以,就这么看着鲍勃。
    鲍勃也和他对视,见他什么都不说一直傻乎乎的盯着自己,或者叫手足无措的样子,真心好笑,心中想着林立还是个孩子,还需锻炼啊!于是自己挑明了。
    「不管你想问什么,我都会回答的,但是要等一个人,等你妹妹出来,我们会把一切讲给你知道…她正在换衣服呢」林立一瞬间没反应过来,凌乱了,这关妹妹什么事,自己来只是问个问题说个事,怎么搞得像开大会一样……
    「这关妹妹什么事,我也不是要问晚上吃什么啊!」没反应过来的林立傻傻的对鲍勃说到,还以为鲍勃没领会他的意思,或者是在装傻。
    鲍勃可不管他怎么想的,既然到了不可不说的时候,干脆全部挑明了来的舒服。
    「……我们的协议,你妹妹昨天就知道了,你的事,她昨天就看到了……你不用在隐瞒了」于是鲍勃毫不留情的对他挑明了残酷的真相
    林立立马蒙逼了,心中几乎一片空白,只剩下了一个想法:完了,妹妹知道了,我这个哥哥还怎么面对她……还怎么有脸当她的哥哥!不行,该怎么圆过去才行啊!啊……被看到了吗?那就没有办法了……
    瞬间沉默的林立,心中滋发快发疯的感情,一个本来谨慎软弱的人遇到无法处理的事,往往都会很快绝望,沉默。
    但他今天经历了那么多事,积压在心里的感情已经快超出控制的范围,整个人都快失去控制,他拼命压制住自己的身体,以嘶哑的声音,对着鲍勃与其是质问,不如说是阴郁的释放自己的感情「她怎么会知道的?……明明我们有协议不让任何人知道的!你从一开始就想害我对不对!!为什么要害我!你叫我怎么办!我快要什么都没有了啊!!」林立真的第一次觉得生活快崩溃了,自己的真面目被家人知道,自己的初恋被迫出走,开导自己,自己也开始信任的教练结果一直在耍着自己玩……林立觉得一切都是假的,都毁了,强烈的失重感袭来,感觉天崩地裂。
 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